第十一期 第5/6个案例:湖北大冶出租车司机抗议

工人罢工了,工会在哪里?

罢工事件2020年5月6日,湖北省大冶市,出租车司机抗议,因新冠肺炎冲击,要求公司退车、减租

致电详情:

我们致电给一个地方总工会

    ——大冶市总工会(办公室、基层组织部、维权服务部)

地方总工会对罢工事件的参与:

工会改革:去除“四化”和增强“三性”

去“四化”方面:

我们联系到大冶市总工会办公室、基层组织部、维权服务部,工作人员均接听了电话,工作态度不错,贵族化改善良好。

大冶市总工会的工作人员对发生在本地的出租车司机集体维权事件有所了解。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提出,这些司机们没有来找工会,工会也不需要做什么。如果有其他问题,需要通过正规的途径给工会发函。基层组织部建议联系维权服务中心了解情况,针对司机入会情况,基层组织部指出租车司机由交通局管,建议联系交通局了解组建工会情况。维权服务中心则多次强调,如要求采访要通过一个正规的程序,要经过相关单位报批。

大冶市总工会的机关化、行政化仍然严重。

增“三性”方面:

从大冶市总工会工作人员的谈话中,我们没有感受到对工人的阶级感情(欠缺政治性),没有感受到工作人员对工人实际工作生活状况的了解(欠缺群众性),没有感受到工会工作人员有能力和意愿代表工人通过谈判维护和争取权利(欠缺先进性)。

观察和印象:

受疫情影响的出租车司机在集体行动之前和行动过程中都没有向工会求助。工会目前没有针对这起劳资纠纷做出具体行动。

大冶市总工会的工会工作者对工会身份认识不清,没有把工会当作工人的利益代表者。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认为,出租车司机作为个人承包发生的纠纷与工会毫无关系。工作人员之所以知晓此事,是因为司机们抗议的地方就在工会附近。但因为司机们没有来找工会,工会也不会出面。工会对于出租车司机的维权事件事不关己,多次强调司机“他们没有找过来”,出租车管理局也“没有跟我们汇报”。带着这样的工作心态,大冶市总工会不仅难以组织出租车司机加入工会,就算司机们一时加入了工会,工会也难以为出租车司机提供服务、展开集体谈判、政策倡议,从而赢得司机们对工会的信任和认同。

大冶市总工会多个部门对外界的询问过于敏感,以一种类似于做保密工作的心态应对对工会履责的问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以“感觉你要写负面报导”而挂断了电话;大冶市总工会维权服务中心则表示,市委市政府牵头成立了专班负责此事,工会参与其中,但却不肯透露任何具体情况,因为所有的采访都需要“走一个正规的程序”,得到上级批准。这种保密和敏感的工作心态对工会改革的负面影响非常严重。带着这种心态,工会工作人员便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接受问责和监督。

大冶市虽然早就成立了出租车企业工会和出租车行业工会,但总工会对于疫情影响下出租车行业生存问题、发生在眼前的出租车司机集体抗议事件并无作为。在大冶市,组建工会和工会履责是脱节的,大冶市总工会工作人员认为工人不应该直接来地方总工会。也多次要求我们,应该联系交通局了解情况,认为交通局才负责出租车行业。显然,工会不仅是以等客上门的心态从事工会工作,而且就算工人主动上门,大冶市总工会也不一定愿意马上采取行动。

最后,假设是当事工人打的电话,他们知道大冶市总工会的存在、了解工会的职能、也知道习近平要求“哪里的职工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哪里的工会就要站出来说话”——在打完这几通电话以后,工人再回来找工会的可能性不大。

工会改革建议

  1. 建议大冶市工人在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应该第一时间去找工会,要求工会代表工人并维护工人的权益。出租车司机应该找当地工会申请加入工会,得到工会会员的保障。
  2. 建议大冶市总工会停止由出租车公司启动建会、工人被动入会的做法,由总工会派组织员进入出租车司机休息处、加油站等聚集地,组织动员包括网约司机在内的出租车司机个人直接入会。
  3. 建议大冶市总工会出面代表出租车行业司机,与企业协会和地方政府就减免司机租金、维持行业经济、防疫和复工费用分担等相关事宜尽快展开谈判协商。
  4. 2018年10月29日习近平同全总新一届领导班子讲话时强调,要加强对工会干部的教育、管理、监督。建议大冶市总工会工作人员应该秉持接受监督的态度,对所有涉及工会作为的询问都应该尽量作答。

(以上分析解读仅代表CLB的立场,欢迎点击链接就访谈文字稿作出不同解读。)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