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标签

香港《苹果日报》被停运 壹传媒工会的最后工作

香港《苹果日报》停运,壹传媒工会也宣告解散,但工会仍在为员工权益做最后的努力,李止渝在香港报道。

香港《苹果日报》及《壹周刊》6月23日停运,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两份刊物的结束,有别于过往因财困而倒闭的任何一家香港传媒。自2014年遭广告商集体抵制后,壹传媒集团收入大减,但前年推出的订阅制为集团带来可观的收益,财务状况尚算健康,集团形容此举“成功实现主要战略转型”,现金结余至今仍有超过3.3亿港元。

及至6月18日,香港警察国家安全处第二度搜查壹传媒暨《苹果日报》报社、拘捕5名高层,并冻结报社资产1800万港元,其后香港的主要银行都不再能与壹传媒集团进行正常交易,使得有4亿港元在手的壹传媒集团“有钱都用不了”,致未能支付薪金及遣散费,衍生出千人规模的劳工权益问题。

劳工权益被“踢皮球”

前《苹果日报》记者艾先生(化名)向中国劳工通讯提到:“公司结束营运去到目前为止,好多部门开始没有接头人,变相公司对员工或前员工的消息发放,成了口耳相传的状态,而不是经一个正规的渠道去发布……我至今仍听到不少同事感到徬徨、不知所措。”他称自己生活压力不算大,故早前请缨为其部组统筹讨薪工作,解答了很多前同事关于薪金、遣散费的查询,也成为前同事与劳工处的沟通桥梁。

艾先生透露,不少前壹传媒同事已联络劳工处,处方也设立了专责人员负责被遣散的员工,如告知应追讨款项的手续。对于当前的情况,他再三指出:“公司有资金,但政府不让公司支薪,然后着员工向劳工处求助,变相让员工做刽子手,向公司落井下石。撇除对公司的感情,按道理及情理,这事件还是不应该发生。”他又提到,着前员工去申请“破产欠薪保障基金”颇不合理,因为此基金本身是为了一些财困公司的雇员而设,但“壹传媒有钱架嘛,破咩欠啫?(壹传媒本身有钱啊,为什么要申请“破欠”?)”他认为造成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壹传媒资金被冻结。他保守估计,此次的资金问题恐会扰攘数以年计。

《苹果日报》结束在即,员工到中庭拿取公司清出的旧报纸及纪念品,以作留念。图片来源:李止渝。

根据劳工法例,雇主必须在工资期届满后或雇佣合约终止后7日内支付工资给雇员。然而,因为银行户口被香港保安局冻结,壹传媒集团无法进行正常交易,前员工们至今未获集团支薪及发放遣散费。7月初,壹传媒集团内部讯息指,遣散费暂由宏利强积金公司代为支付,目前已有前员工收到遣散费。

壹传媒停运 工会进行最后努力

《苹果日报》及《壹周刊》不复存在,上千名员工顿时失业。壹传媒工会则于7月24日举行特别会员大会,当日与会者除了一致通过工会的财政报告,亦通过于7月31日解散工会,以及将工会余款捐予香港记者协会。

最后一届工会的理事仍在工会解散后,继续义务跟进离职补偿等问题,同时在Facebook设立了「壹齐搵工」(一起找工作)群组,希望方便不同部门的同事交流求职资讯。由6月28日至今,群组为前员工搜罗了80份工作,工种包罗万有,包括公关、市场营销、私人助理、NGO干事、软件或程式设计师等等,惟几乎没有编采的工作。

该群组同时详列前员工们可以走的4种讨薪程序,分别为 (1) 到劳工处落案、(2) 上劳资审裁署追讨、(3) 申请清盘、(4) 领取破产欠薪保障基金。记者曾向壹传媒工会前理事长潘柏林查询工会前理事们的后续工作,但他婉拒道:“壹工会随着绝大部分同事离职,都要启动解散程序,抱歉因为事忙,不能够接受你的访问。”

前《苹果日报》采访主任、壹传媒工会创会理事蔡元贵向中国劳工通讯提到,普遍而言,工会一向维护员工的利益,周旋的对象向来是雇主。他忆述,黎智英很崇尚自由经济,工会几乎可说是自由经济的天敌、市场经济的天敌,工会不会站在自由经济那边,所以“我都几肯定肥佬黎唔锺意(工会)。(我们都挺肯定黎志英不会喜欢工会)”,然而另一边厢《苹果日报》很关心基层利益,永远都站在鸡蛋一方,理论上劳工阶层是鸡蛋,我们也常大篇幅地报道社会上的罢工事件,“基于面子及报纸的定位”,没有可能只帮别人的工会发声,却又打压自己的工会,所以管理层没有打压工会,工会当年的筹组过程也是顺利的。

壹传媒工会2009年成立,当年管理层在金融海啸后提出“减薪3%”的方案;其后《苹果日报》管理层更一度打算将保险公司、地产公司的经营方式引入报纸,记者要追点击率及产量,上述措施引起员工极大不满。“工会喺呢边面都唔发声?仲有咩好发声?(工会在这个问题上都不发声,还有什么好发声的?)”蔡元贵多年后向中国劳工通讯说道,当年工会带头发起反对行动,包括将反减薪的贴纸贴满墙壁,还将一些标语展示送达时任立法会议员、职工盟成员李卓人的手上,而上述两项计划在强烈的反对声中告吹。这是蔡元贵记忆犹新的工会往绩。

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不少建制派支持者到包围苹果大楼,阻止货车运报。在工会号召之下,同事一连数晚以各种方法对抗“围苹者”。蔡元贵直言,今次《苹果日报》及《壹周刊》的停运,不是因为管理层的问题而导致停刊,在这一方面,工会是无能为力的,宏观地看其实整个社会都无力,这不仅是工会的遭遇,其他范畴亦然,“工会真系做唔到嘢(工会真的做不了什么)”,《苹果日报》员工成为受害者的一部分。

对于《苹果日报》及《壹周刊》的停运,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昇早前坦言,作为新闻工作者,他对此感到心寒,而停运“并非由于自己无法经营或被读者放弃,而是因为无法控制原因”。他回应中国劳工通讯查询时指出,《苹果日报》依然是上行中及受欢迎的传媒,付费用户数量是高的,各部组稳健地发展,如果籽、财经、赛马版。

根据记协的Facebook指出,迄今为止记协已向壹传媒集团失业员工派发两轮现金券,涉额超过港币10万元,现金券主要捐赠者为阿布泰国生活百货,另有不少热心市民转交的现金券。陈朗昇指出,记协一直计划进一步协助壹传媒的失业员工,如搜集更多现金券或礼券的支援,惟书簿费、膳食费等各项费用始终需要以现金支付,故希望于一至两个月内做到现金支援,为有家室的记者缓解燃眉之急。

李止渝,香港记者。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