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政府为倒闭玩具厂垫付欠薪引争议

1
1


1
合俊工人排队领代发工资。苏仕日摄
1
1


1
对合俊“保姆式”善后引发争议。  苏仕日摄
1
1

        “如果政府只是一味地在事后垫付欠薪,而无法做出更多事前的有效预防和强力监管,结果无异于总是纳税人在替无良老板支付欠薪,这对纳税人而言显然有失公允。”

        事发后,所有人把希望都寄托於政府,虽然政府已全面接管倒闭企业的全部厂房设备,但显然不足以支付如此巨额的欠薪。

        这些倒闭的外向型企业,几乎都是租用的厂房,没有产权,如破产,只能拍卖设备,甚至一些企业的设备也是租来的。

        合俊集团倒闭很有可能导致供应商的间接破产和间接欠薪,如果下一家企业倒闭了,政府还会出资垫钱吗?

        公司不赚钱就破产,这是很多企业逃避债务的办法。此前大多数资产都已被巧妙转移走。

        一知情人士大胆预测,接下来可能会有不少商家以经营不善为由宣布破产,以此逃避债务。

        要设立应急资金,也应由企业出资。比如,在企业注册时,必须缴纳一定比例的资金,作为应急资金。

        在东莞樟木头镇合俊公司轰然倒下后,与此紧密相连的欠薪问题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

        合俊倒闭后,樟木头镇委、镇政府迅速行动,成立了专门应对小组,承诺100%垫付工人被拖欠工资。目前6400名工人约2400多万元的欠薪,大部分已经兑现完毕。

        而在合俊之后,主要从事小型家用电器生产的港资企业百灵达前晚也发出公告表示,由於难以取得银行或其他融资途径,决定结束旗下位於深圳西乡厂房的业务,而资料则显示该厂聘用了近1700名工人。

        抛开这些事件背后的经济因素,现在,很多人也很关心,出现的这些欠薪问题如何解决才是合理的方式?这些事件对我们今后的劳动保障和失业补偿机制的建设,有哪些值得提醒的地方?

        现象

        工人找不到老板找政府

        “我们相信政府不会不管”

        政府垫付欠薪是一种责任政府的体现,据记者了解,就在一个月前,东莞清溪镇永鹏鞋厂1200名员工发现老板转移财产后开始停工。三天后,外资老板陈士卿致函清溪镇政府表示企业倒闭。最后也是清溪镇政府“承诺暂时垫付员工100%的工资”。

        清溪镇外经贸办的王主任表示,目前类似事件还没有比较好的解决办法。事实上,在沿海各地每年此类老板欠薪逃匿事件多有发生,尤其是在眼下金融风暴的冲击中,这些问题更应引起有关地方和部门的注意。

        “合俊事件”爆发后,虽然政府为企业欠薪买了单,但在失业补偿金问题上,许多失业的工人表示仍未得到满意结果。除工资外,员工普遍关心的是年资问题(即经济补偿金)。“我们会进一步争取自己的权益。”

        当地政府对此表示,希望工人们通过劳动仲裁等合法方式解决问题,但失业工人却希望政府部门出面快速给予满意结果,不愿走法律程式而长时间等待。他们说,“我们相信政府不会不管”。

        深圳百灵达在前晚发出公告后,百灵达千余职工徒步至西乡街道办,请求政府施以援手。员工代表们向街道办提出,即政府出面配合寻找百灵达负责人,与工人商讨解决拖欠的工资与加班费问题;考虑到工厂停工已久,不少工人生活困难,请求街道办提供一定的生活保障。

        西乡街道办决定近期发放给每名员工300元生活费。西乡劳动争议仲裁派出庭也已安排於10月24日上午进行劳动仲裁。

        记者发现在这些事件发生后,所有的人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於政府,虽然政府已全面接管了倒闭企业的全部厂房设备,但这显然不足以支付如此巨额的欠薪。

        追问

        政府兜底是不是最好办法?

        是否变相鼓励奸商转债给政府

        据了解,货款及时支付是中国诸多玩具代工商选择美国进口商的主要原因,但随著金融危机爆发,美国进口商纷纷提出延长交款时间。“一旦客户拖欠货款,对我们的影响比较大,从事加工贸易的厂商就会对上游厂商拖欠货款,造成连环效应。”一位资深的玩具业人士指出。

        “公司不赚钱就破产,这是很多企业逃避债务的办法。此前大多数资产都已被巧妙转移走。”东莞一行业人士认为,随著金融危机扩散,赚不到钱的制造商们可能会倾向选择申请企业破产等合法方式,以达到某种不正当或非法的目的。

        一知情人士大胆预测,接下来可能会有不少商家以经营不善为由宣布破产,来逃避债务,但实际上资产已经被转移了。

        据悉,合俊集团公告宣布破产后,公司已於10月16日向香港高等法院提交自行清盘呈请,法官已委任香港会计师事务所———李约翰及其联属有限公司为合俊及其主要附属公司的临时清盘人,接管及控制其财产。

        如今,部分拿到工资的工人已离开玩具厂,但工厂附近那些挂著“粤”字头或粤港两地牌照的“老板车”们依然不愿离去,车里坐的都是被合俊拖欠了货款的供应商,大多来自樟木头附近的厚街、清溪等地。

        据了解,供应商被欠货款从数十万到上千万不等。公开资料显示,截至6月底,合俊总负债5.3亿。

        在百灵达停产风波中,受害者不只是1200余名工人,还有数十名供应商。一位为百灵达输送电路板的供应商罗先生透露,被百灵达拖欠货款的供应商接近30家,货款金额从20万到600万元不等,其中大陆方面900余万,香港方面多达2000余万,仅他一家即被拖欠190余万元货款。

        广州大学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谢建社说,东莞、深圳属於珠三角发达地区,少数企业发生破产情况下,还能拿出资金垫付工人工资,但如果企业破产发生在经济欠发达地区,政府是否还能完全兜底呢?

        他说工人工资尚有政府管,那么供应商和债主又该向谁讨债呢?要知道,据初步估算,合俊集团总共拖欠供应商近4亿元,由此很有可能导致一些供应商的间接破产和间接欠薪,於是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是:“如果下一家企业倒闭了,政府还会出资垫钱吗?”

        广东省将对欠薪企业进行制裁

        忧心

        金融危机下,欠薪问题更紧迫

        省欠薪保障条例上报3年无结果

        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说,无良企业欠薪是一个社会问题,清欠风暴年年掀起,连总理都出面讨薪,这个问题已经成了市场经济发展的障碍。

        但在世界金融危机大背景下,企业的资金链更容易断裂,影响范围更加大、更有广泛性,因此解决“欠薪”问题迫在眉睫。

        他说,政府垫付欠薪当然是对工人的人道主义救援,本意是政府先向工人垫付部分欠薪,再向欠薪者追讨,但是垫付款项往往很难全额收回。因为这些倒闭的外向型企业,几乎都是租用的厂房,没有产权,如果破产,依据《破产法》只能拍卖设备,甚至一些企业的设备也是租来的,根本支付不了工人工资,不仅劳动者权益会受到很大的损害,反而还有可能让无良企业看到某种非常可怕的“示范效应”———可能会有一些经营困难的企业效仿而行。

        如果政府只是一味地在事后垫付欠薪,而无法做出更多事前的有效预防和强力监管,结果无异于总是纳税人在替无良老板支付欠薪,这对纳税人而言显然有失公允。政府垫付欠薪可以说是一种亡羊补牢的无奈之举。

        据了解,在解决企业欠薪问题上,我省从1997年就开始探索,深圳2000年出台了《深圳欠薪保障条例》,规定企业在注册登记时就要交纳一定欠薪保障金,加上各级财政出资建立欠薪保障基金,近年来,这笔保障金在解决企业欠薪问题上起到了解决燃眉之急的效果,这次百灵达公司职工300元的生活费也出自於这笔基金。三年前,广东省劳动部门打算在全省推广深圳经验,组织专家调查,并草拟了《广东省欠薪保障条例》,并已上报有关部门,但至今没有结果。

        对此举,广州大学的谢建社却表示,由各级财政出资设立专项应急资金垫付被欠薪农民工临时生活费或路途费,在一定程度上可有效处理劳资纠纷,解决因欠薪引起的群体性突发事件,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谢建社说,凭什么由纳税人来为欠薪企业买单呢?而且,需要多少钱才可以为那些欠薪企业买好单呢?企业欠薪,不能让政府买单,要加快建立社会保障机制。要设立应急资金,也应由企业出资。比如,在企业注册时,必须缴纳一定比例的资金,作为应急资金。这样,既对职工有一定的保障,同时,对企业也有个约束作用。

        支招

        建议建立三大协调联动机制

        将拍卖财产优先用於清偿工人工资

        谢建社说,老板让政府收拾烂摊子,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政府各部门之间没有建立协调联动机制。

       他认为解决欠薪问题,首先,要建立并完善“维权联动机制”、“工资保证金机制”、“企业欠薪预警机制”等三大机制,从源头上遏制欠薪行为。

        通过建立多方协调联动机制,加强同法院、工商、公安、妇联、工会、建设等部门的协调配合,加大综合治理力度。通过建立企业欠薪预警机制,对重点企业工资支付实施动态监控,实现预警、预报。通过建立工资保证金制度,促使建筑施工企业按时足额支付工资,使欠薪问题得到解决。

        其次,针对重点难点问题,制定出台“四项措施”,一是建立“群众投诉网路通道和快速反应措施”,建立劳动、建设、新闻、“110”、互联网联动投诉平台,做到举报管道畅通、案件受理及时便民。二是对严重欠薪的建筑企业实施“降低资质等级或清出建筑市场措施”;三是对特殊经营时期的企业,如破产、出兑、法人代表逃跑的企业应及时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实施“财产保全和先予执行措施”,将扣押、拍卖的财产优先用於清偿工人工资。四是对欠薪的“包工头”由工商行政部门按照《无照经营取缔办法》依法处理,或由法院应采取“司法援助措施”实施法律援助。

        再次,大力开展“两个规范”,一是规范企业用工行为,对非法用工主体和非法用工行为要依法查处,积极推进劳动合同制度。二是规范企业工资支付行为,依法严格推行工资月支付制度,禁止拖欠工资、禁止克扣工资、禁止包工头代领代发工资,工资发放表要存档两年备查等。通过完善以上工作机制和长效措施,在早发现、早预防上下功夫,有效地解决欠薪难题。

        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也表示,目前正在建立劳动保障监察与银行发放工资的联网机制。逐步推行由银行直接向职工支付工资,赋予劳动保障部门可通过银行查询用人单位工资支付情况的权力。

        据悉,我省各部门还将对欠薪企业进行联合制裁。具体如下:

        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和建设、工商、外经贸等部门应当根据用人单位的劳动保障守法资讯,予以相应的处理。

        建设部门:对有重大劳动保障违法行为的建筑施工企业,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在全省各建设工程交易中心予以公布,限制其资质审核升级,停止专案的招投标。

        工商部门:将用人单位劳动保障守法有关资讯纳入经营诚信档案,并作为审查认定著名商标、评选守信企业的条件之一。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刘茜

        实习生黄丹

1
1


来源   :   2008年10月21日    南方日报
1
1



Archived Status: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