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农民工的奢侈文化

1
1

        白天,在工厂里,我拿著工具,为老板打工;晚上,在宿舍里,我拿起笔,为自己的心灵打工。”这首出自农民工之手的诗歌不仅是其打工生涯的真实写照,也流露出作者在文学与精神上的追求。在我们中国,农民工虽然是个非常庞大的群体,有2亿多人,但能写出这样的诗歌,且有这种心情的农民工却是凤毛麟角。在这个诗歌低迷的时代,本来写诗歌的人就不多,还能有多少农民工写诗?

        8月14日《南方日报》报导,深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与《星星》诗刊联手举办全国首届大型农民工诗歌徵文大赛,大赛宣导“农民工写,写农民工”,尤其欢迎农民工身份的诗歌爱好者积极参与创作诗歌、歌词佳作。除了奖金的诱惑,更有诱惑力的是多少人梦想得到的深圳户口。报导说,大赛推出了前所未有的破格入户奖励,大奖赛中被评为三等奖(含三等奖)以上的获得者(共30人),符合深圳市招调工条件的,可破格免试招调入户深圳。

        在这样的诱惑下,我相信诗歌会一时兴起,“写农民工”的诗歌会象雪花一样飞向大赛组委,不过“农民工写”的诗歌有多少,可以说,不会太多,要不大赛组委会也不会说要向“农民工写”倾斜。

        事实上,在当今的农民工中文学青年是非常少的。虽然他们的队伍庞大,但由於读书少,接触社会面窄,所以要成为诗人就难。当然几句打油诗,有的农民工也会吟,但打油诗毕竟难上大雅之堂。当今农民工难成诗人,除了要为生活奔波外,重要的还是文化功底薄。如今出来打工的农民子弟大多是初中文化,能考上高中的几乎都能考上大中专学校,他们的户籍不再在农村,当然也就不在农民工之列。如今在农村形成了一个文化断层,很难找到一位年轻的高中生,一位乡党委书记曾经对我说,上级要求个每乡镇选2名30岁以下高中文化的青年农民到市里参加农技培训,全乡跑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可见文化高的农民少,爱好文学的农民工就更少。

        诗歌在萎缩,打工文学就更加步履维艰。上个月我听了一位被称为当今中国报业权威学者的演讲,他说当今报业市场化,没有广告的刊物和版面都会退出舞台,比如打工这样的刊物和版面,打工者没钱做广告,老板有钱又不喜欢。农民工要成为诗人,首先要有发表的阵地。再说,农民工每天在工厂上班,周末还要加班,一年到头几乎很少休假,哪里还有时间去创作?

        深圳将举办全国首届大型农民工诗歌徵文大赛,给广大农民工和关注农民工的文学爱好者打造一个挥洒文采的舞台,这个初衷是非常好的。但问题是举行这样一次大赛还不能起到推动“农民工写”的作用,深圳是改革的前沿,也有经济实力,可以多创刊些打工文学此类的刊物,可以在媒体开些打工者的专栏,多组织些农民工诗人、作家参加笔会,尤其是要加强对农民工文学爱好者的培训和扶植工作,政府有关部门可以和企业联手打造企业文化,从中发现农民工诗人和作家。只有这样,诗歌才不再成为农民工兄弟的奢侈品;文学才能更好地丰富农民工的生活。

1
1

来源   :   2008-08-14    凤凰博报 --- 洪巧俊的个人空间
1
1




Archived Status: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