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吴贵军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报道了吴贵军案的庭审,中国劳工通讯在报道中被引用,文章版权归英国《金融时报》所有

如果吴贵军被判处5年徒刑,那么部分原因将是他此前涉嫌带领工人喊“共产党万岁”和唱爱国歌曲《社会主义好》。

对吴贵军来说,这其中的讽刺无法为他带来多少慰藉。现年41岁的他被控于去年5月在广东省南部的一次劳工抗议中“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声援众人在法院外要求无罪释放吴贵军

英国《金融时报》旁听了上周一的庭审。在庭审中,检方称吴贵军喊口号和唱歌的行为,证明他是200多名工人赴区政府办公室游行的组织者。

吴贵军告诉法庭:“我们没组织过任何过激行动。我们的角色是充当工人与政府部门之间的沟通桥梁。”

扰乱公共秩序罪在中国可能被判最多5年徒刑,该罪名一贯被中国当局用于对许志永等法律维权人士的长期打压。许志永在今年1月被判有罪,对他的审判是2009年以来中国最大的政治审判之一。

但人们日益担心,政治案件中越来越多地使用这类罪名的现象,正出现在劳资纠纷案件中。

有人担心,在深圳这个制造业中心,对吴贵军的起诉可能标志着,中国当局对中国工人运动采取较宽容态度的时期已走到尽头。这一轮工人运动始于4年前,当时,一些日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工厂爆发了一系列罢工运动。

国际工会联合会 (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 的 Monina Wong 表示:“(在中国,)没有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越线、变成刑事案件了。这就是为什么此案如此的重要。它揭示出那道线到底在哪儿。”

吴贵军所在的家具厂的老板宣布了一项计划,打算将公司迁至成本更低的内陆地区——本次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这种做法屡见不鲜。计划宣布后,吴贵军和工友们希望,政府能帮他们从公司拿到相应的补偿金。他们在去年5月23日举行了游行,据称阻断了交通。

除了吴贵军案以外,广东省会广州市一家政府医院的12名保安,在今年1月也因涉嫌扰乱公共秩序而受到审理。该案的起因是这些保安在去年8月组织的一次抗议活动。该案涉及的被告人数之多实属罕见。目前,该案仍未宣判。

2011年夏天以来,香港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 (China Labour Bulletin) 记录在案的中国内地罢工活动有大约1200起。该组织在其近日发布的最新一期中国工人运动年报中表示:“2013年下半年,警方的干预显著增加。”

“如今,地方政府开始对工人抗议活动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2013年下半年,中国劳工通讯跟踪的78起警方介入罢工活动的事件中,32起有人员遭到逮捕;不过,警方逮捕他们后未必会对其正式起诉。

在与厂方的争端中,吴贵军被选为8名“工人代表”之一。他否认组织了那次游行,称那次游行或多或少是自发性质的。他过去的工友表示,该厂没有工会。

依照中国2008年的《劳动法》,企业必须允许成立隶属于国家认可的中华全国总工会 (All China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的工会组织。

宫胜坤(音译)是该厂4名将为吴贵军作证的工友之一,他说:“吴贵军读过关于《劳动法》的书,他帮助我们争取补偿金。”

上周一的庭审中,当身形单薄、戴着厚厚眼镜的吴贵军被警察押进法庭时,他朝宫胜坤及其他三名证人点了点头,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向他们致以简短的问候。与同样出席庭审的吴贵军家人一样,自吴贵军被羁押以来,这4名证人就一直没见过这位由他们选举出的代表。尽管理论上吴贵军在被证实有罪之前都是无辜的,他还是被剃了头、穿上了囚服。

为工人提供法律援助的法律助理李春云(音译)说:“老板的态度很强硬,一开始说工厂搬迁不会给任何补偿金。他说这事没得商量。”

根据为吴贵军及广州医院的保安提供辩护的律师段毅的说法,后来经政府官员出面调解,达成了一份“妥协性质的”和解方案,要求吴贵军的工友们接受少量补偿金,数额只有他们依法应得金额的20%。

段毅表示:“工人运动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引起的自然反应,而政府却没有调整自身来适应这种运动。”

他接着说:“我太了解政府官员了。他们在电视上说的全是正确的东西,但实际上却说一套做一套。”

记者无法联系上介入吴贵军所在工厂的那起争端的区政府官员,因而无法请其置评。

吴贵军案定于本周再次开庭审理。

来源:FT 中文网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