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智障“包身工”事件“黑心”老板仅判4年半

根据法制日报的报道,备受关注的新疆智障“包身工”事件中,主要涉案人员李兴林、李云华夫妇4月30日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

新疆托克逊县人民检察院以强迫职工劳动罪、重大责任事故罪,对李兴林、李云华提起公诉。托克逊县法院审理认为,公诉人对被告人李兴林、李云华指控的罪名成立,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数罪并罚,判处李兴林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判处李云华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5万元。

法院认定,自2006年起至去年12月案发,被告人李兴林、李云华以限制人身自由、恐吓殴打等手段,先后强迫18名智障人在其托克逊县库米什镇经营的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进行高强度劳动,且无任何报酬。其中有12人是被告人与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容所”和“残疾人自强队”的负责人签订非法劳务协议从四川带来的。

据警方调查,在过去4年中,被告人迫使这些残疾人在毫无防护措施的条件下,日夜从事超负荷的劳动。稍有懈怠,就会遭到非人惩罚。2010年 9月,一名智障工人被卷入机器当场死亡。李兴林私自掩埋尸体,未向任何有关单位报告。

CLB记者就此案的判刑咨询过内地法律专家,专家认为这种判刑从法律角度看是合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劳动管理法规,以限制人身自由方法强迫职工劳动,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从这条规定来看,“黑心老板”所受的四年半有期徒刑看起来甚至还属重判。

有劳动法方面的资深律师认为,罚不当罪是目前中国法律的一个悲哀。 “四年半,还不仅仅是关于对被告人关于强迫劳动罪的惩处结果,而是数罪并罚的结果,即强迫劳动罪与重大责任事故罪并罚的结果。我们明显感觉到这个处罚远不能罚当其罪。但目前的强迫劳动罪最高刑不过是三年以下。无论情节如何,手段如何残忍,后果如何严重也不能在法定最高刑以上判处。期待相关法律条文的修改。”

该名律师认为比较合理的法律处罚规定是:情节严重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判处,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多人死亡的处无期徒刑。行为构成其他犯罪的,择重罪处罚。

另外,就发生工亡事故的智障工人来说,除非其家属向工厂提出民事诉讼,否则,也是无法得到任何赔偿。"没有人提出附带民事诉讼,法院就不审理,也不做判决,“该名专家说道。而这些智障人士大部分来自“乞丐收容所”,很可能已经无家可归。

-0-

杨支柱:岂容强迫劳动罚不当罪

黑砖窑的奴隶主强迫一名奴隶劳动。奴隶说:“我有钱。我叫家人拿钱来赎身。你放我走。”奴隶主如果答应了“赎身”的要求,就犯了绑架罪,十年以上;如果拒绝其“赎身”的要求,继续迫使其劳动,那么,就只是强迫“职工”劳动罪,三年以下!

文/杨支柱

“黑砖窑奴工事件”被媒体披露后,很多人惊讶地发现,对于性质如此丑恶、后果如此严重的犯罪行为,我国刑法规定的法定刑却很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劳动管理法规,以限制人身自由方法强迫职工劳动,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虽然“奴隶主”和打手们还可能涉及其他的犯罪行为,如收买被拐卖的儿童、非法拘禁、侮辱、故意伤害、非法经营等,因而有的人实际被判处的刑罚会比强迫劳动罪的最高法定刑高得多;但是这并不能掩盖我国刑法对强迫劳动犯罪行为惩治不力的问题。

强迫劳动的严酷性被严重低估

刑法对强迫劳动罪规定的法定刑与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非法拘禁罪的法定刑相同:“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但是在构成要件上强迫劳动罪的构成要求“情节严重”,在被处罚主体上强迫劳动罪只处罚“用人单位”的“直接责任人员”,而且刑法第二百四十四条强迫劳动罪还没有类似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第二款(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那样的结果加重规定。这意味着1997年刑法制定时,在立法者眼中强迫劳动罪的罪恶远较非法拘禁罪为轻。但是通过“黑砖窑奴工事件”,我们看到了强迫劳动令人发指的罪恶。

非法拘禁是强迫受害人不作为,强迫劳动则是强迫受害人作为。正如“不许说话”比“不许不说话”的时代对言论自由的侵犯较轻,强迫说谎比强迫沉默对受害人的人格侮辱更甚;强迫劳动本身就比非法拘禁更加恶劣。一个被非法拘禁的人可能在拘禁中获得人道甚至恭敬的对待,但一个被强迫劳动的人则不可能保有人之为人应有的尊严,他被当作给“主人”干活的牛马,甚至过着连牛马都不如的生活。为了达到强迫劳动的目的,毫无疑问需要剥夺自由,但往往还要对受害人另外施加侵犯身体的暴力或暴力威胁。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国际社会一向只谴责强迫劳动却从来不谴责合法的监禁。

强迫劳动的获利目的也使得强迫劳动通常比非法拘禁对受害人的侵害、对社会的危害更严重。法律人都知道,一些对权利人构成轻微损害的行为构成侵权是以获利目的为条件的,一些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也是以获利目的为条件的。损害他人或社会的行为一旦与获利目的结合,就如运动员吃了兴奋剂或老虎添上了翅膀,其动力和能量都大为增强。因此危害本身相近的两种行为,其中有获利目的的必须受到更严厉的惩罚。譬如绑架,就是一种以获利为目的的非法拘禁,法定刑比非法拘禁就重得多。

由于创造性的劳动难以在强迫下进行,也由于从事高产出劳动的人社会地位较高难以受到强迫劳动的侵害,强迫劳动侵害的通常是低技术的体力劳动,这意味着强迫劳动必须长时间地进行才能为犯罪分子创造值得一博的利润。因此凡强迫劳动以获取利润,势必长时间地剥夺受害人的自由。强迫劳动居然还要另外附加 “情节严重”的条件才构成犯罪,可见是没有道理的。

强迫劳动的性质到底有多恶劣,刑法中强迫劳动罪的法定刑到底有多荒谬,通过凯迪网友张德明的一个假设可以看得很清楚:

黑砖窑的奴隶主强迫一名奴隶劳动。那名奴隶说:“我有钱。我叫家人拿钱来赎身。你放我走。”那么,这种情形下,奴隶主如果答应了“赎身”的要求,就犯了绑架罪,十年以上;如果拒绝其“赎身”的要求,继续迫使其劳动,那么,就只是强迫“职工”劳动罪,三年以下!

原文发表在《南方周末》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